而且 金鱗豈是池中物-092.第九十二章 新上海灘(三)

<質量/p>



第九十二章新上海灘(三)

司徒清影一下兒蹦了起來,柳眉倒豎、杏眼圓睜,你胡說什麼!我怎麼會想和他好,我討厭男人!…坐在小沙發上的何莉萍一時都不知道該說什麼,滿臉的驚訝,倒不是因為討厭男人的問題,而是對方爆發的太突然了,完全沒有前兆。

司徒清影已經意識到本身把美婦人嚇著了,趕忙坐了下來,她拼命的想把呼吸調整均勻,但一張嘴還是有點兒喘,呼…我不是要跟侯龍濤好。那…那你要什麼?我要你。要…要我!?何莉萍突然想到了如雲和月玲,你是…你是同性戀…是又怎麼樣,只要你肯做我的女人,我就要乾爹饒侯龍濤不死。

做夢!這回輪到何莉萍發怒了,她快步走到門邊,拉開了大門,你給我滾出去!其實倘若司徒清影有侯龍濤一半兒的耐心,分析形勢,講明利害,還真沒準兒能把何莉萍說動,但她卻用了一種老流氓杖勢欺人的口氣,就算何莉萍再為愛人擔心,就算侯龍濤對於女人和女人之間虛龍假鳳的遊戲再怎麼不在乎,她也是不可能答應的。

但這也不克不及全怪司徒清影,她就只知道這麼一種對付女人的手段。九龍一鳳,那些小太妹巴結都來不及,鳳姐想找個妞兒睡覺,那真是再容易也不過了,偶爾碰到對搞同有點兒抵觸情緒的,也是一句惡語、一句威脅就搞定了,這麼多年了,她總共也就用過一次暴力。今天,她也用的是本身最熟悉的方式。

司徒清影看著何莉萍堅毅的表情,真是越發的喜愛,攥起的拳頭鬆開了,威逼不成也不是完全沒有料到的,不克不及衝動,還是要照著事先定好的第二套方案進行,她的臉上突然又出現了笑容,你要我走?沒問題,她從本身的小包兒裡掏出了一個空的礦泉水兒瓶兒,外面很熱,你能幫我打點兒水嗎?

何莉萍一聽就知道對方是在胡攪蠻纏,你開什麼玩笑?院兒門口就有小賣部,並且那聽飲料你動都沒動,你把它帶走吧。萍姐不知道這種飲料對健康沒什麼好處嗎?現在的礦泉水兒也都沒什麼品質包管,我還是喜歡喝白開水。司徒清影的臉上是一副不講理的表情,翹著二郎腿,雙臂展開放在沙發背兒上。

你…你…何莉萍氣的直喘粗氣,你這麼個漂標緻亮的大姑娘怎麼像無賴相同。沒有必要罵人吧?你幫我灌一瓶子水,我不就走了嗎?司徒清影指了指電視櫃上的一個裝滿水的大玻璃瓶兒,瞧你氣的,至於嗎?不過你生氣的模樣真好看,真想抱著你親一親,摸一摸。

你…無恥!何莉萍忿忿的罵了一句,但還是走過來抄起了茶几兒上的空瓶子,要說她還真是不怕無賴,開網吧的時候,小流氓兒見多了,可今天本款有點兒不同,是個穿著清秀、邊幅俊俏的女孩兒,怎麼處理好像都有點兒不合適。

在美婦人背對著本身灌水時,司徒清影以很快的動作從小包兒裡掏出一塊白毛巾、一個棕色的醫用試劑瓶,她把毛巾按在瓶口兒上,雙手的位置一交換,就有一部分的液體流到了毛巾上。女孩兒將瓶子放下,猛的躥到了何莉萍的背後,左臂抱住她的腰,用右手裡的毛巾使勁捂住了她的口鼻。

唔…突如其來的襲擊使何莉萍大吃一驚,是不可能想到要摒住呼吸的,她都沒來得及反抗,就只覺得一陣頭暈,舉起的雙臂也垂了下來,嚓,她手裡的水瓶兒掉在了木地板上,摔得粉碎。雖然女人的身子都已經軟了,攻擊者還是有點兒不安心,又等了十來秒,才把她緩緩的放倒在地上,跑去關門。

司徒清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蹲下身來,欣賞著即將到手的獵物。只見何莉萍雙眼自然的合起,臉上的表情很安然安祥,呼吸也很均勻,就像是睡著了相同。事實上司徒清影的做法是十分危險的,如果何莉萍的體質不好,或是有什麼疾病,大量吸入乙醚是會有生命危險的,不過自從和侯龍濤好上往後,她本身都不知道自己的體質得到了很大的增強,至於原因,不詳。

司徒清影從仔褲的大兜兒裡掏出一副手銬,將美婦人的雙手銬在背後,再把自己的雙手伸到她的腋下,一直將她的身體拖到了臥室裡的大床上,自己下了地,往後退了兩步,萍姐,臭男人有什麼好,你不覺得我的身體更美嗎?說著話,女孩兒的呼吸就急促了起來,她先把腰側的四顆扣子解開了,然後雙手又移到了牛仔褲的兩顆胸扣兒上,輕輕的一撚,整條肥大的褲子就一直落到了她的腳踝處。

桃紅色的小T-Shirt、白色的鞋襪都退去了,司徒清影的身上只剩下了一套可愛的純白少女內衣褲,雖然她是同性戀,但畢竟是女王身,她也愛乾淨,也知道打扮自己,決不會穿男式或老太太式的,卻也不會像其他成年女性那樣為了取悅男人而穿著性感的內衣褲(這是她的想法),簡單的少女式便成了不錯的挑選。

司徒清影的皮膚很白,身材也非常好,就算穿的是毫無提臀托胸作用的乳罩兒和內褲,相同是前凸後撅,正經是一顆完全熟透了的水蜜桃。她就這樣站在原地,靜靜的欣賞何莉萍的睡相,今天來之前,她已經讓人打聽清楚了,薛諾最早也要到5:00才會離開學校,她有的是時間。

女孩兒的一隻玉手伸到了背後,兩根手指輕巧的一捏,她又把胳膊交叉,兩手在肩膀上一彈,緊接著雙臂下垂,雪白的乳罩兒就順著她上身柔滑的曲線飄然而落,露出了兩座更加白皙的肉峰,在空氣中微微的顫動,兩顆棕色的尖端羞澀的躲在乳暈中,只是稍稍露頭兒,並不非常的明顯,也許是因為還未受到刺激的緣故吧。

這種情況不會持續很久的,司徒清影的雙手已經從下面托住了自己的乳房,輕輕的照顧著這對兒標緻的MM,隨著她呼吸的逐漸加快、加重,兩手不休加力,揉捏的幅度也越來越大,她的兩根中指壓住了乳尖兒,向外放開時,兩顆乳頭兒就像是被吸出來相同,慢慢的變硬長高,直到她的四個手指可以把它們捏住把玩兒。

因為司徒清影的身份,她已經一年多沒親自跟人動過手了,所以本來很短的指甲也留長了,她喜歡用長長的指甲在自己乳頭兒尖兒上的奶孔上摳劃,啊…啊…一股股的快感的熱流成網狀向四下散開。高聳的乳房在手中變換著行狀,柔軟的乳肉從指縫兒間擠出,像綢緞般的滑亮。

對於雙乳的愛撫只是前奏,司徒清影小腹裡那團火漸漸的燃燒了起來,她的右手繼續捏動發脹的奶子,左手按在自己平平的小肚子上,向下一搓就滑進了小內褲裡。嗯…女孩兒敏感的陰蒂早就已經勃起了,頂出包皮之外,被手指一碰,立刻就產生了使雙腿都顫抖的快感。

手淫對於司徒清影來說是駕輕就熟,中指用力的壓在陰蒂上碾著,食指、無名指撐住大陰唇。啊…呼…她的手指連同呼吸一起,都在發顫,中指已經無法停留在那一點上了,稍稍一錯,整根沒入了自己濕潤、火熱的陰道中,滑膩的膣肉就像是活的相同,將女孩兒的指頭瘋狂的纏住了。

司徒清影的右手離開了自己的乳房,移到了屁股上,緩緩的撫摸著,仔細的體會手感上佳的純棉內褲、滑嫩的肌膚、飽脹的臀峰和幽深的臀溝,她還特意把屁股向後撅起,用中指的指腹輕輕的碰觸自己緊閉的菊花門,那種感覺真是說不出的好,啊…萍姐,這樣的身體你有理由拒絕嗎?

這個處於自我陶醉中的女孩兒大概不僅是個同性戀,可能還有點兒自戀的傾向,她尤其滿意的就是自己的屁股。這也難怪,她的臀型優美、臀肉結實,光看著就知道是彈性十足的那種。她最愛穿緊繃的皮褲,這倒是挺適合她平時騎摩托,她每次穿著那種褲子進酒吧、舞廳,走起路來豐臀搖擺,總會引來不知深淺的男人們貪婪的目光,有時還會有口哨聲,不過他們的下場都不是很好。

在整個手淫的過程中,司徒清影的眼睛一直沒有離開何莉萍,突然驚見她的身體微微的動了一下兒,還發出了唔的一聲,知道是藥效快要過去了,真沒想到會這麼快。唉。女孩兒歎了口氣,自己還沒到高潮呢,沒辦法,她脫掉了內褲,扔在床上,自己也爬了上去,跪騎到美婦人的腰上。

司徒清影伸手輕輕的摸了摸何莉萍的臉蛋兒,把她額頭上的一綹散發撥開,真美,如果我要是有媽媽,她必然跟你一樣美的。女孩兒彎下了腰,吻住美婦人的紅唇,右手捏住她的臉頰,稍稍用力。何莉萍並沒有完全的清醒,她現在處於一種半昏迷的狀態,但已經可以感覺到疼痛,不自覺的就把嘴張開了。

一旦對方的牙關出現縫隙,司徒清影的舌頭就鑽進了何莉萍的口腔中,那裡香噴噴、熱烘烘的,兩條滑膩膩的舌頭立即纏在了一起,當然,一條是完全主動,另一條是完全被動。女孩兒的左手伸不才麵,俐落的解開了美婦人褲子的扣子,將她的牛仔褲拉到了臀峰之下,然後又向上拽著她的T-Shirt,直到她被乳罩兒包裹著的兩顆大奶子表露了出來。

呼…司徒清影稍稍的抬頭,向外吐出一口香氣,緊接著又把臉埋進了何莉萍的頸項間,伸著舌頭在她香滑的皮膚上拼命的又舔又吻,還去輕咬她的耳垂兒,兩隻手隔著乳罩兒用力推壓她的大奶子,動作一點兒也不溫柔,完全像個野蠻的男人,這倒不是因為司徒清影天生就喜歡在床上粗暴,還是那句話,她從小兒就是被這樣教育的。

嗯…嗯…何莉萍無意識的發出了鼻音,身軀也開始微微的扭動,畢竟是上半身的性感帶在受到侵襲。司徒清影發現獵物有了積極的反應,心中一喜,把何莉萍的乳罩推開,雙手調整好自己乳房的位置,一邊親吻她,一邊壓住了她的奶子,不休搖動身體,讓四團白花花的嫩肉互相擠碾。

啊…司徒清影再次揚起了頭,自己的乳頭兒被何莉萍彈性十足的乳肉擠的錯了位,牽動乳暈,就如同被人用力拉揪一樣,同時她也能感到身下的女人不僅是乳房比自己大了兩號兒,就連乳頭兒都是又大又硬,頂在自己的奶子上,真是舒爽。她抬起身子,一瞧之下,突然一股怨氣油然而生。

剛才從外面看,何莉萍的穿著好像很樸素,可裡面卻是一套十分鮮豔的內衣褲,淡紫的底色,毫無規律的怒放的紅、白牡丹圖案,配上起伏的波浪邊兒,雖然不帶蕾絲,仍舊是華貴中帶著性感,從質料的光澤以及織繡的精細度就能看出是高級貨。四分之三杯的乳罩兒,全兜臀的內褲,不表露,但卻更顯豔麗。

哼,哼…司徒清影咬著嘴唇兒,她明白,何莉萍這是穿給侯龍濤看的。何莉萍以前的內衣褲大部分都被侯龍濤淘汰了,剩下的和新買的全是經過侯龍濤審查,要麼性感,要麼高貴,她沒的選擇,她也沒理由選擇。女孩兒自然不知道這些,只以為自己看中的女人穿成這樣是為了討好兒臭男人。

司徒清影的腦中出現了侯龍濤把何莉萍壓在身下瘋狂肏幹的情形,仿佛都能聽到女人痛苦的哭叫聲,萍姐,你這是何必呢?你為他打扮,他卻不知道保護保重你,你安心,我會讓你體會到真正的性愛快感的。女孩兒彎下腰,一口含住了美婦人的一顆乳頭兒,啾啾有聲的吸吮起來,雙手也一松一緊的捏著她的乳肉。

嗯…嗯…何莉萍能感覺到快感,但卻睜不開眼睛,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,只有潛意識還在活動,既然快感是從乳房上傳來的,那自己必然是在被愛人疼愛,老公…嗯…龍濤…何莉萍叫得非常輕,還有點兒含糊不清,但她身上的女孩兒卻聽得明白,光這兩聲就足以讓她妒火中燒了。

我不會輸給他的。司徒清影吸吮的更賣力了,一隻手鑽入了何莉萍的內褲裡,大拇指壓住她黃豆大小的陰蒂又搓又揉,兩根手指重重的捅入了她並不十分濕潤的陰道,狠狠的攪挖。啊…疼…何莉萍皺起了眉,她的潛意識已經在告訴她那不是自己的愛人,侯龍濤絕不會弄疼自己的。

司徒清影急忙停住了,她是真的心疼了,不想讓心上人受苦,她將屄縫兒中的手指拔了出來,送到自己的面前,看著上面沾著的少量晶瑩剔透的愛液,猛的往自己嘴裡一插,用力的嘬了嘬,啊…好香,好甜…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,她覺得這是她有生以來品嘗過的最爽口的液體。

我還要…司徒清影向旁邊一錯身子,雙手拉出何莉萍的褲腰,一鼓作氣的把它扒了下來,她都來不及欣賞美婦人白嫩修長的兩腿,直接跪到她的腳下,把她的內褲也脫了下來,再抓住她的雙踝,將她的玉腿大大分開。女孩兒的身體向前一探,櫻唇正好兒頂住了美婦人的小穴。

嗯…你…你…幹什麼?停啊…何莉萍終於清醒過來了,但渾身還是無力,連頭都抬不起來,她想活動一下兒胳膊,才發現自己的雙手是被銬在背後的,她的陰道中插入了一條濕滑的舌頭,怎麼可能不舒服呢,她不是不喜歡這種舒服的感覺,只是不喜歡給自己帶來這種感覺的人,放…放開我…司徒清影…放開我…

你醒了?司徒清影從美婦人的跨間抬起頭,一臉的笑容,你記得我的名字?怎麼樣,萍姐,我不比侯龍濤差吧?呸!放開我,你這個流…女流氓…嘻嘻,你就嘴硬吧。女孩兒又把她的小穴含住了,還用手抓住了她的雙乳,撚著小煙囪般的乳頭兒,嗯,萍姐的陰毛真稀疏,像小姑娘一樣,好可愛呀。

閉嘴,啊…嗯…你停手啊…何莉萍的反抗並不是很激烈,雖然她的身上已經有些力量了,雖然她不喜歡被司徒清影這樣猥褻,但她的潛意識裡同樣知道自己沒有本質的危險,這要是一個男人對她做出如此舉動的話,她必然會又哭又鬧,拼死抵抗的,絕對是寧為玉碎,不為瓦全。

在現今的社會,標緻的女人永遠都是會受到特殊優待的,小到找工作、逃脫罰單,大到刑事案件的判刑標準。今天,這個原則同樣適用,何莉萍的雙腿是能自由活動的,完全可以一腳把這個女孩兒踢下床去,但就因為司徒清影長得眉清目秀,是個美人兒,踢她好像有點兒於心不忍,所以何莉萍光是在嘴上進行譴責。

司徒清影的口交技巧可不怎麼樣,她只知道用嘴對陰唇進行吸咬,偶爾把舌頭伸進陰道裡探一探,別說是和深諳此道的月玲比了,就算是入行兒不久的茹嫣都比她強多了,所以雖然她還算比較努力,可何莉萍獲得的快感還真是十分的有限。

另一方面,何莉萍對於司徒清影不僅是毫無感情可言,並且是充滿抵觸心理,這就更加抵消了肉體上的感覺,如果換成侯龍濤,光是普普通通的擁抱接吻,就能讓她心馳神搖,你…你到底在做些什麼啊,快放開我吧,我不追究你就是了。

司徒清影能聽出對方話裡透著一點點的不耐煩,她知道自己對於口舌辦事不是很在行兒,乾脆也就不再費勁了,並且她自己也滲了半天了,還真是有點兒忍不住了。女孩兒一下兒真起了身子,坐在何莉萍大開的雙腿間,把自己的左腿搭在了她的右腿上,把她的右腿抬起,緊緊的抱在身前。

你幹什麼!?何莉萍盡力抬起頭,她當然知道女孩兒要幹什麼,侯龍濤很喜歡看她和如雲這樣的,但她的臉上還是出現了驚訝的表情,因為她參觀了司徒清影的陰戶,那上面光滑粉嫩,沒有一根毛發,陰唇微分,中間則是水汪汪的,看上去比自己女兒的小穴還要嬌嫩,你…你…

嘻嘻,我那裡從來沒長過毛兒,他人說我這叫’白虎’,喜歡嗎?要不要親一下兒?司徒清影說著就好像要起身。不要,不要,你胡說什麼,我怎麼會喜歡。何莉萍慌忙拒絕,屁股用力,想把身體向後挪,同時企圖把腿從女孩兒的懷抱中抽出來,放開我,放開我。

司徒清影是不會讓獵物逃脫的,她緊抱何莉萍的小腿,屁股向前一蹭,用自己無毛的小穴死死的抵住了她紅豔的屄縫兒。兩副斑斕的女性性器一旦相接,立刻互相鉗住了,四片肥厚的陰唇絞纏在一起,情景是超出想像的香豔。

啊…何莉萍的身子一顫,只覺對方的小穴就像是有吸力一般,直將自己陰道中的媚肉向外嘬,她本來憑藉腰腹力量稍稍抬起的上身重重的落回了床上,不要…啊…不要…這回舒…舒服了吧…嗯…司徒清影的感覺和美婦人完全相同,她開始上下擺佈的搖動美臀,使兩個淫水兒橫流的陰戶彼此磨擦。

別看司徒清影的口技不佳,水磨功夫卻屬上乘,她的腰腹既柔軟又有力,活動的幅度很大,速度也很快,卻從未讓兩人的淫穴分離。啊…啊…啊…何莉萍儘量不讓突發的快感淹沒自己,她完全可以做到,比起和侯龍濤做愛時的超強感覺,這點兒只不過是小兒科,但畢竟是有快感,不可能毫無反應。

司徒清影聽到美婦人的喘息聲,看著那隨著喘息而起伏的豐滿胸脯兒,確定自己的努力沒有白費,她開始舔懷裡的那條玉腿,那香甜的肌膚就像牛奶一樣滑膩,並沒有因年齡而失去光澤,啊…萍姐…我愛你…萍姐…女孩兒磨得更快、更有力了,咕嘰咕嘰的水聲從下體傳來,加速了她體內細胞的膨脹。

啊…兩個美人都是仰頭、挺胸,司徒清影是因為高潮,何莉萍卻是因為被女孩兒頂的。這個姿勢持續了小十秒,僵硬的身體徒然放鬆了,良久,兩個氣喘吁吁的女人才算恢復安祥。司徒清影緩緩的爬到何莉萍身邊,在她臉上輕吻了一下兒,萍姐,不再想侯龍濤了吧?你還不放了我?何莉萍微微一笑,表情很親和。

噢。司徒清影心中一陣激動,急忙下床從褲兜兒裡找出鑰匙,打開了手銬。何莉萍的雙手一旦恢復了自由,立刻一把推開了想要擁抱自己的女孩兒,翻身下床,你腦子出弊端了嗎?龍濤比你強百倍,我心裡只有他,你給我滾,真不知道今天這叫怎麼一回事兒。

出乎意料,司徒清影居然乖乖的把衣服穿上了,一點兒沒有驚訝、憤怒的表示,她走到了臥室的門口時停頓了一下兒,眼中已有了淚光,萍姐,我比他強,你瞧著吧,我必然會打敗侯龍濤的,到時我再回來找你。一切都開始得太突然,也結束的太突然,留下一絲不掛的何莉萍站在那兒發呆…

嗯…侯龍濤費勁的睜開了眼睛,他環視了一下兒周圍,這好像是一間寬敞的大臥室,屋頂的水晶吊燈放射著柔和的光茫,一點兒也不刺眼,也可能是因為床的四周都罩著白紗帷幔。他坐起身,左胳膊毫不疼痛,好像沒受過傷一樣,他撩開蓋在身上的薄被,這才發覺自己是赤身裸體的。

侯龍濤爬到床尾,把腦袋從帷幔中鑽出來,只見室內的陳設豪華,牆上掛了好幾幅歐式的油畫兒,我這是在哪兒啊?文龍呢?他剛想下地,一陣咚咚的敲門聲響了起來。侯龍濤急忙躺回床上,來人不知是敵是友,還是不輕舉妄動的好。可是門外的人只是一直不絕的輕輕敲門,就像是知道他已經醒了,在徵求可以進入的許可。

請進。侯龍濤想到屋裡可能是有攝像機,裝不裝昏也無所謂了,不如早點兒把事情弄清楚。隱隱約約的可以看到門打開了,一個婀娜的身影走到了床前,是個女人。讓人家敲這麼半天門,不想你的紅豆妹妹嗎?來人說的是帶著廣東腔兒的國語,床尾的帷幔向兩邊打開了,站在那裡的竟然是身穿一條黑色透明吊帶兒睡裙的鐘楚紅…









推薦商品:



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

QR 編碼
QR